当前位置:首页
> 临时栏目 > 集团相关 > 新闻资讯 > 行业资讯
视力保护:
中国核电项目密集上马 在建规模世界第一
日期:2015-09-23   字号:[ ]

  日本福岛核电事故过去4年后,中国核电业时来运转。中国的核电企业忙着建设国内核电站的同时,也在忙着把核电技术向海外推销。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梳理发现,自2015年年初至今,中国就已经在辽宁和福建开工建设了2台核电机组,年内接下来还将有其他省份的核电机组要开工。用官方的话说就是,今年国内争取新核准开工6~8台核电机组。而2014年这一数字为“0”。
  与此同时,国外核电市场也频频出现了中国核电工作人员的身影。中国的核电企业已经在今年与其他国家签署了多项核电协议,试图在国际市场上“分得一杯羹”。
  英国财政大臣奥斯本在一份声明中宣布,将提供20亿英镑的政府担保,在英格兰西南部建立一处新的核电站。该核电站由法国电力公司和两家中国企业组成的财团将于年内敲定最终投资计划。奥斯本已经在9月20日抵达北京,开始为期5天的访问,将重点提振英中两国贸易,争取投资机遇。
  2015年6月15日,正在中国核电工程公司考察的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与6家核电装备制造企业视频连线,同员工互动交流。李克强说,你们自主研发制造质量优、有竞争力的核电机组,是在铸“国之重器”,为中国发展“强筋壮骨”。他在考察时说,核电不光要在国内发展,还要“走出去”。
 

中国核电在建规模世界第一

  在三十年前,如果有人预测中国在建核电规模将会领先世界,一定会遭到其他人的嘲笑。“核能是个好东西,不能抛弃。”1986年,邓小平与美国国防部长温伯格谈核电问题时说,“可是我们在这方面起步太晚了。”不过,“起步太晚了”的中国核电30年后在建设规模上领跑于包括美国在内的世界其他国家。
  “目前,中国在建核电机组26台,装机容量2850万千瓦,在建规模继续保持世界第一。2月,方家山2号机组投入商业运行,阳江2号、宁德3号、红沿河3号机组也先后并网发电。中国大陆投入商业运行的核电机组达23台,总装机容量为2138.6万千瓦。”中国核能行业协会理事长张华祝4月在中国核能行业协会2015年年会上说。
  2015年5月7日,中国核工业集团正式在福建福清开工建设“华龙一号”中国自主三代核电技术示范机组。而在此之前,辽宁红沿河5、6号机组获准建设,其中5号机组已于3月29日开工。
  另外,本报记者从相关权威渠道获悉,中国广核集团(下称“中广核”)也将于年底在广西防城港建设一台“华龙一号”机组。
  而中国核工业华兴建设有限公司(下称“中核华兴”)官方网站在9月17日公布消息称,恢复田湾核电5、6号机组FCD(第一罐混凝土浇筑日期)前施工准备工作。“年底有望开工建设。”一位接近中核华兴的核电人士对本报记者说。
  中核华兴上述消息显示,田湾核电站5、6号机组原设计为M310堆型,受日本福岛核事故影响,2011年3月中旬停止施工。停工后,田湾核电项目部对现场物项及时采取措施进行防护并定期巡检,为复工创造有利条件。
  按照渤海证券此前分析,核电启动是中国发展清洁能源、抗击雾霾的重要举措。预计中国未来5年新增装机将达到4000万千瓦,5年内的核电设备需求将超3000亿元。

内陆核电项目调研论证

  张华祝在上述年会上作报告时表示,2030年前,是中国核电发展的重要战略机遇期,核能行业目前还面临阶段性的困难和挑战。
  这样的“困难和挑战”,明显地体现在核电设备制造企业的身上。“过去几年,我们可以说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中国某大型核电设备制造企业的一位内部人士对本报记者说。
  某核电设备制造企业的一位高层在2014年一次核电论坛演讲时直言,日本福岛核电事故使得中国核电装备业元气大伤。过去三年,订单骤减挑战了企业曾经的发展战略。
  张华祝在上述报告中表示,在核电产业链的协调发展上,核电装备制造企业既存在生产能力过剩、开工不足的问题,也面临核电装备制造能力和水平的持续提升的问题。在核电项目推进上,AP1000核电自主化依托项目需要尽快解决首台机组建设中遇到的问题。
  AP1000核电技术是中国在2006年从美国西屋公司引进的第三代先进核电技术。该技术引进后主要通过国家核电技术公司(下称“国家核电”)来消化吸收再创新,以形成自主核电品牌。该技术被认为是中国核电的主流技术之一,未来更多新建的核电站将使用它,尤其是内陆核电。
  不过,AP1000如今尚存在一些技术问题需要解决。目前,浙江三门、山东海阳各建2台AP1000机组,作为实现第三代核电自主化的依托。世界首批AP1000核电机组是中美两国最大的能源高科技合作项目。本报记者今年7月份从多方了解到,国家发改委已经委托中国工程院对内陆核电站厂址进行了调研,论证在安全性上是否符合开工建设的条件。
  “我们希望内陆核电早一点启动。”参与调研的中国工程院一位专家此前对本报记者说,中国现在建设内陆核电项目是有条件的。  

核电“走出去”要突破技术瓶颈

  中国早就有意投资英国新建的核电项目欣克利角C核电项目。比如,2014年6月,李克强同英国首相卡梅伦举行了中英总理年度会晤,联合声明称中英双方将在核电等领域展开合作。这是继2013年奥本斯和卡梅伦先后访华,做出关于支持中英核电合作的又一个表态。
  中广核英国办事处2014年6月在伦敦揭牌成立,表明了中广核推动核电“走出去”的坚定决心。本报记者从中广核获悉,中广核已实质进入英国核电新建市场,初步锁定一个参股项目和一个控股项目。
  英国仅是中国核电“走出去”的一个缩影。中核集团不久前发布消息称,不管是远在非洲的阿尔及利亚,还是在中国的邻邦巴基斯坦,抑或其他地方,都能看到该集团员工忙碌的身影。
  中核集团总经理助理李晓明此前称,“中核集团践行国家‘一带一路’和‘走出去’战略,已经与阿根廷、埃及、沙特、南非、英国、法国、约旦、亚美尼亚等多个国家签署合作协议。”他说,巴基斯坦项目现场“很多巴方员工的四川话说得挺好”。巴基斯坦是中国目前唯一成功出口核电机组的国家。
  中广核和国家核电同样也把目光投向海外。比如,2015年9月7日,中广核与肯尼亚能源与石油部下属的核电局在深圳大亚湾核电基地正式签署了《中国广核集团有限公司与肯尼亚核电局关于肯尼亚核电开发合作的谅解备忘录》。
  本报记者此前获悉,国家核电相关人员已经在两个月前造访了南非,原因是南非政府当时宣布将进行6~8个核电厂项目的招标工作,该招标项目金额合计高达800亿美元。
  中国核电“走出去”并非易事。张华祝在上述报告中举例说,中国核电需要“突破技术瓶颈,提高自主创新能力,实现三代核电机型的国产化、自主化,才能为核电‘走出去’,从而实现由核电大国向核电强国的转变奠定坚实基础”。

 



打印】 【纠错】 【关闭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